登录 | 注册 | English
      热烈祝贺:西安交通大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标准高端论坛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优势产业地图首发式于4月15日(校庆日)隆重举行!        国家标准委等部门最新发布《碳达峰碳中和标准体系建设指南》        《碳达峰碳中和中外标准数据库》即将上线!      中国行业标准题录索引数据库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别综合资料索引数据库即将上线!
2024 年 7 月
16
星期二
   
  
  
·多语言频道即将开通!
当前位置:首页 - > WTO资讯 -> 国际新闻
经济亮红灯,“9月危机”恐慌再现韩国
时间:2023/9/8 14:00:00 作者:张静 谷棣 浏览次数:499 文章来源:环球时报

    韩国媒体的相关报道都流露出对本国市场利率持续上涨、经济前景堪忧的担心。随着生产、消费、投资、出口、负债、财政等主要经济指标几乎同时亮起红灯,有关“韩国9月将爆发经济危机”的说法让很多韩国人感到不安。韩国在野党和一些经济专家在指责现政府“经济无能”的同时发出忠告,呼吁韩国在美国挑起的和中国的经济纷争中决不能充当子弹,决不能放弃中国市场。

    “9月危机”恐慌不是第一次发生

    谈及“韩国9月将爆发经济危机”的种种议论,韩国KBS电视台的相关报道称,从以往惯例看,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席卷韩国、2008年美国金融巨头雷曼兄弟破产并引发韩国金融市场的剧烈动荡,以及2022年京畿道的乐高乐园破产事件,都发生在当年的9月份。
    “‘9月危机’引发的恐慌在韩国不是第一次发生。”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08年他在首尔生活时,英国《金融时报》等外媒也炒过一波韩国“9月危机”,当时韩国动员一切力量“灭火”,并指责外媒故意渲染危机。他认为,无论是遭遇1997年的金融危机,还是2008年的“9月危机”,主要原因都是韩国外汇储备不足,外国投资者对其偿还外债信心不足。特别是1997年,因外资短期内大规模撤离,导致韩国政府无钱偿还,只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借钱。后来,韩国还专门拍摄电影《国家破产之日》,讲述1997年在“国家破产”倒计时一周之际,不同阶层和背景的韩国民众如何应对的故事。
    针对当前舆论关注的“9月爆发经济危机”,韩国政府一再否认,给出的理由是“疫情金融支持措施并非于今年9月全部终结,贷款者可以采取多种措施继续进行债务调整”。但人们最担心是,当部分贷款者实际上连利息都偿还不了时,将引发韩国大型银行之外的中小银行和信用社金融机构形成的“第二金融”系统的危机。以7月初发生“MG新村金库”因房地产贷款爆雷而导致储户挤兑事件为例,虽然在韩国政府的全力“保证”下暂时度过危机,但围绕“第二金融”领域的危机感并未消失。
    韩媒公布的一些数据显示,韩国家庭钱包缩水,第二季度实际收入骤减3.9%,创17年来最大降幅。目前韩国有超过300万家庭贷款人为了还债而无法维持基本生活。韩国整体的家庭债务额已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102.2%,且以房贷为中心的家庭信贷总额持续攀升,申请偿还贷款延期的比例不断增加。同时,韩国各地工程项目资金缺口巨大 ,不少住房项目可能爆雷而破产清算,其中位于地方的商住两用楼等爆雷的可能性较大。
    《亚细亚经济》等媒体援引韩国经济研究院的分析数据说,去年韩国上市公司中处于债务调整困难的企业共有411家,创下历史新高。这一数字比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55家)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322家)还要高出一截。韩亚金融经营研究所表示,随着全球经济不景气持续,韩国企业营业额减少,加之高利率、高物价带来的生产成本上升,企业的盈利情况进一步恶化,现在不少上市企业已出现现金流不正常状况。
    “韩国经济拉响警报!”《韩民族日报》8月7日的评论称,韩国经济持续响起警报,生产、消费、投资、出口、负债、财政等主要经济指标同时亮起红灯。文章认为,尽管韩国政府轻描淡写“没有大问题”,但众多个体商户却在叹息“现在想放弃了”,经济专家也担心“如果我们的经济继续这样下去会出大事”。韩国经济正在萎缩和倒退,2020年韩国的经济规模跃居世界第十位,人均GDP也首次超过七国集团(G7)成员的意大利,韩国甚至在2021年被联合国相关机构认定为发达国家。但最近韩国人的流行语则是“睁眼一看反而是发展中国家”。去年韩国经济规模全球排名第十三,人均GDP也比前一年减少8.2%。

    此次问题主要由内因造成

    有分析称,韩国市场利率持续上升的最大原因在于美国国债利率的持续攀升,8月21日美国10年长期国债利率已达到4.35%,创下2007年11月以来的最高值。一些韩国经济专家认为,因为资金都愿意选择安全资产,比起危险性更大的韩元,资本更偏爱相对安全的美元。美国基准利率持续高位,美元对韩元汇率也保持强势,这些都成为韩国经济的负担。当前韩元贬值对韩国是“双刃剑”,虽然可以促进出口,但进口物价飙涨可能促使韩国出现对外贸易赤字。下半年韩国对外贸易能否维持顺差难以预料,但从7月份开始韩国的进口物价再次上涨,并引发韩国国内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加剧将恶化企业业绩,同时打击民间消费,这将拉低韩国经济增长率。韩国政府虽然极力推动出口多元化战略,但想要成功并非易事。
    韩国汉阳大学经济学教授河俊庆(音)认为,韩国外汇市场的不稳定将联动物价上涨,未来随着利率上涨将让家庭负债、不动产爆雷的可能性更大,韩国政府应该将主要资金投向如何提高产业经济活力方面。
    谈到这次韩国的“9月危机”恐慌,詹德斌认为,外部因素与美国持续加息、能源价格上升、对华出口持续减少等问题有关,但主要还是内因造成的。一是新冠疫情发生后韩国政府给部分中小企业和个体户贷款的延期偿还时间是今年9月,由于当前利息翻倍,生意又不好,很多人不仅本金可能还不起,甚至连利息都付不起。二是韩国“第二金融圈”问题。韩国延期还息的贷款人一半以上集中在“第二金融”领域,因为受美国加息影响韩国也加息,这些人深受其害。由于贷款规模较大,也很容易造成小银行破产,进而触发更大的危机。三是利息提高增加了贷款购房者的负担,无法准时偿还利息的人越来越多。
    在詹德斌看来,相比1997年第一次遭遇金融危机时的经验不足,现在韩国舆论热衷讨论“9月危机”,其实也说明韩国各界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希望政府能采取有效措施应对。他认为,这次韩国舆论谈论的“9月危机”主要集中在其内部问题上,韩国政府相对来说还可应对。此外,韩国7月底的外汇储备达4218亿美元,也就是说韩国现在不缺钱还外债,这与1997年时大不相同。
    詹德斌强调说:“韩国目前面临的困难,部分原因是尹锡悦政府误判国内外经济形势所致。”他认为,韩国基本上不会再出现1997年不少老百姓为“救国”把黄金拿出来出售的那一幕,因为现在老百姓的日子没有那时好过,对政府也高度不信任,爱国热情不如以前。
    “韩国普通民众在努力承受物价和利息上涨带来的负担时,越来越多地捂紧了钱包。”韩国《每日经济》的文章这样写道。《首尔经济》近日也刊发了一篇题为《关店、关校、关门,韩国因为低生育率动摇根基》的文章。文章援引全罗南道灵岩郡的一家造船厂管理人员的话说:“10年前这里的外    籍劳工比例不过10%,但现在这一比例已高达90%。如果没有外国劳动者的话,工厂简直无法正常运转。”京畿道一家铝型材挤压工厂由于柬埔寨工人太多,工厂里的日常交流听到的都是柬埔寨语。不仅如此,韩国还持续出现优秀人才外流现象,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韩国经济未来向尖端产业升级将成为泡影。

    “决不能在中美经济纷争中充当子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上调了对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但将对韩国的增长预期从1.5%下调至1.4%。韩媒认为,这是IMF连续5次下调对韩国经济的预期,“1.4%与经历30年萧条后复苏的日本相同”。除1997亚洲金融危机、2008全球金融危机,韩国经济增长从未如此低迷。出口低迷不仅是主力产业半导体出了问题,而是韩国原本应该根据全球产业竞争力的变化重组贸易及投资战略,但错失了良机。
    韩国央行行长李昌镛在6月举行的济州论坛上表示:“韩国企业竞争力下降也是对华出口减少的因素之一。10多年来,我们已习惯中国带来的红利,尝到了很好的甜头,没想到‘中国会追上我们’。”《韩民族日报》文章分析认为,由于全球化倒退和美中矛盾,全球分工体系和供应链结构出现波动,韩国经济的危险因素正在增大。遗憾的是,现在的韩国政府并没有表现出对经济发展的长远规划和一贯的执行力。如果经济进一步低迷,不管执政党国民力量党如何巧舌如簧,都可能会在明年4月的国会选举中惨败。
    韩国在野党直接称韩国领导人现在是“经济无能”。韩国KBS电视台8月的报道称,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对最近韩国经济各项指标恶化表示严重关切,敦促政府立即改组经济部门,转换经济政策基调。共同民主党经济发言人洪性国表示,随着9月物价持续上涨,加之高银行利率,普通民众的生活会越来越困难,希望政府早日在管控物价和提振经济方面拿出切实举措。有共同民主党的高层人士表示,韩国经济增长处于最低时期,生产、消费、投资、出口、负债、财政各项指标都是红灯,经济总量不增反减,表明现政府的无能。该人士还表示,如同韩国SK集团会长兼大韩商会会长崔泰源强调的“中国市场不可代替”一样,在现政府的旁观中,韩国对华出口将进一步萎缩。
    韩国有识之士认为,如果放弃中国市场,韩国经济将遭受巨大打击。韩国国际金融中心新兴经济部长李治勋(音)日前接受《亚细亚经济》专访时表示,“韩国决不能在中美经济纷争中充当子弹”。李治勋认为,为了能在美中之间“活下去”,韩国必须采取缜密措施尽可能趋利避害,这不仅要增加对美出口,而且还要减少与中国的贸易摩擦,更加努力地扩大对华出口。他还表示,中国经济规模太大,不仅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全球企业深入中国市场,而且中国在IT零部件、新能源汽车电池等商品的供应链上也已站稳脚跟。因此,美国要在经济领域与中国展开全面战绝非易事,韩国对华“脱钩”也根本不现实。李治勋强调,在美中竞争加剧的大背景下,韩国只能寻找机会获取利益,决不能去充当打击“G2”任何一方的子弹,也决不能从中国市场消失,“在美中矛盾中韩国决不能站在最前面,不管美国如何施压,韩国都应该努力维持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秋庆镐近日表示,政府高度重视韩中关系,即便韩美日关系更加紧密,韩国也绝不会排斥中国。他还强调,中国是韩国重要的经济伙伴,政府将基于相互尊重的精神与中方保持紧密合作。对此,詹德斌表示,去年,韩国频频发声称要降低对华依赖,结果发现韩国经济根本离不开中国。今年年初,韩国政府曾预测下半年经济会转好,对华出口会增加,但这些并没有实现,这与韩国主力出口产品半导体的出口持续萎靡、中国相关产品竞争力增加,以及受当前韩中关系现状影响有关。
    詹德斌认为,韩国需要真正纠正错误的对华政策,释放积极改善对华关系的政治信号并付诸行动,这样才能为两国经济、投资、人员往来注入活力,促进互利共赢的发展。



  国家标准频道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文章注明“文章来源:本站原创”的,版权均属于国家标准频道(本网站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站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文章;已经与本网站签署相关授权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文章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家标准频道”。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 “来源:XXX(非国家标准频道)” 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文章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邮箱:service@chinagb.org